【校友来稿】重返母校——89级海渔校友吴卫来稿
发布时间: 2016-09-17 浏览次数: 80
 
 

 这次的旅行总体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,不光是在大连,在青岛、在威海都有这样的感觉。我想,应该是我们的同学聚会太过珍贵,等待太过漫长,时时不经意、或长或短的想念把这五天的行程通过纬度的变化、白天黑夜的交替、行走与欢聚的切换,而悄悄拉长,让我们产生了如此美妙的错觉,如痴如醉,亦幻亦真。

 一直都有想回校看看的夙愿,毕业十年后尤其如此。但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突然的方式毫无准备地凸现在我眼前。公司同事黄生最近比较烦,暑假他老婆带小孩旅游了一大圈,自己啥也没捞着,这不,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是想去内蒙草原上走一趟。

走嘛,出去玩一趟,去内蒙?”

不去,你找别人吧。”

没人了,个个这两天都在开会,走嘛,就我们两个。”

要出去,就去青岛大连玩一圈。”

好!我马上去定机票!”

 定好票了,黄生才发现上当了,青岛大连基本上是陪着我去会大学同学。为了安慰他,我们特意把行程稍微绕了个威海,黄生正好有个二十五年没有见过的小学同学在威海。真的,没曾想,无数次想象回学校的情景就以这种突然、不经意的方式真真切切地摆在了我眼前,几分惊喜,几分不相信。甚至于从大连回到广东几天了,还不敢相信这么轻而易举的二十三年回校之旅。

 青岛的同学会是这场回校之旅的彩排,青岛的同学毕业后见过三四次了,虽不至于激动得心潮澎湃,但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。三个博士四十来岁,正当年。小田,应该是博士生导师了吧,把酒临风,意气风发,百忙之中发型一丝不苟,那晚喝了二三十瓶啤酒,把每个人都照顾得很好,不愧将来为大师级人物(忘要签名了,现在在电脑前捶胸顿足的后悔)。特别佩服小崔博士,不光在学术事业上信心满满,而且气质、心态上也很阳光大气,当然,喝酒更显豪迈,巾帼不让须眉,分手时特意嘱咐我去大连给咱班女同学问个好。赵博士,变化最大,当面几乎认不出来!远看显得无尽苍桑写满脸,其实摆谈起来,还是那个305寝室里一起睡了四年的好兄弟,踏实、低调、沉稳,将来也是我等望尘莫及的专家学者。我猜想,赵博士变化这么大,是不是因为娶了个年经漂亮的老婆,家教严格,在学校有那么多靓丽的女学生,不能多说一句话,长期憋成的内伤了?哈哈……

   二十三年既漫长又短暂,山东的高速公路啊那么笔直,威海的海啊那么漂亮,甚至坐上威海至大连的大海轮,汽笛声声啊那么催促,都难以掩饰我急于回到学校的心情。连青岛、威海的一路风情、美酒佳羹等一切都是铺垫,都是序幕,我内心知道,大连才是此行的最终目的。时间既无情又珍贵,以前天天宿舍、食堂、教学楼、球场似乎很平常,我们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。All of a sudden,二十三年就这么弹指一挥间没了?!时间过得好快啊,最是分别与重逢后才有这样的感觉,看着无奈想着心碎……

 大连大连大连,很久都没有写过这多次的词语了,从想象中出现在我的眼前,熟悉中带着陌生,亲切中埋伏着距离,我一边坐车一边从车窗外搜寻着哪怕一丝过去的景物,城市确实发生了巨变,尤其是黑石礁,几乎找不出当年的印象了。从星海公园到学校一线,打造得相当漂亮,也特别热闹繁华,我边看边感叹,现在的学生们不用再坐2路公共汽车到青泥洼桥去逛街了吧,走路到黑石礁,啥都有了。美中不足的是,远处的跨海大桥,仿佛是在一幅绝美的油画上重重地打了个交叉,这一点我特别不满意。

 同班的刘同学毕业后就留校工作,年轻且干练,北方多才,于斯为甚。这次专程带我们回校参观。二十三年了,当初的小学院,真变成了大学校了。还是依山傍海的美丽校园,不光多了海景教学楼、文夫图书馆等恢宏大气的建筑,连走过路过的小师妹们都那么漂亮吸引人。刘同学特意把我带进了原来的养殖系楼,参观了曾经熬夜的实验室,很亲切,一点儿也不似当初那么讨厌。四楼是我们有一年元旦晚会搞火锅的地方。二楼的生化实验室,我和李同学、梅同学等偷偷打过麻将。再信步走到原来的二号楼宿舍,想进305室看看却不可能了,被改成了女生宿舍。不过还是刘同学拗不过,带我上去在门口留了个影。

 原先想过回到学校了该有多么多么激动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我不停地拍,不停地嗦叨曾经的故事,没有给自己留下多少感慨的空间。其实,回校只是白天的牛吃草,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是思想的反刍。就像此时我坐在电脑前,边回味所有的画面,任由它信马由缰沉浸在学校、同学、故事的影片中,不愿自拔。

 刘同学一直盛情邀请我们爬下学校的后山,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,后山小径、观景平台打造得十分漂亮。清幽的傍海山径,环山皆黛,唯有一袭若远若近的水粉红点缀其中,我停不了脚步,却想留住这时刻。

 大连同学只聚了两个,刘同学和蒋同学。可能是人数太少的缘故,大家都稍显拘谨,抑或是隔行,南北的风俗,大家的谈兴都不太浓郁。其实,我只是想静坐在校园里,就这么坐着,只是彼此欣赏,我轻轻地唱,你慢慢地和…同路的黄生说得好,再美好的人和事,也不必强留,彼此心中长存牵挂最好。

 晚上我特意住在了校园里,几千里地,几十年赶来,就是想呆在校园里,再一次感受校园的气息,再一次聆听校园里夜的深沉,因为明天我又将远离。对面男生宿舍的喧嚣终于停歇,我却仍然彻夜无眠,有对过去的反思、怀念,也有母校给我的宽容搏大,看到同学们今天在海景教学楼里孜孜不倦的学习,也激起了自己奋斗的雄心。他们说,去西藏是为了找回失去的自我,那么我回学校,就是要找回奋斗的原动力!再奋斗二十年,为母校争光!

 天亮了,再不舍得也要回去了,我一个人从青年路上走下来,任由母校的阳光穿透斑驳的梧桐树叶拍打在我身上,仿佛给我温暖给我鼓励,一路走到黑石礁,一路走向我的未来。

吴卫 

2016910日于江门